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疼女儿的父亲

作品:颤抖吧,渣爹|作者:舞夜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3-26 12:39:32|下载:颤抖吧,渣爹TXT下载
  顾四爷先是眼眶湿润,随后落泪,哽咽说不出话,最后在渐渐尴尬宁静的气氛下,顾四爷哭了。

  他的哭声渐渐大了起来。

  朝臣们,命妇们不知所措。

  送女出嫁时,一般不都是出嫁女落几滴泪珠,做娘的眼眶湿润表现出不舍之情?

  是因为李夫人做月子不在当场,永乐侯把李夫人的活干了?

  可是永乐侯怎么哭得出来?

  “陛下,臣难受,臣就是想哭,止不住泪。”

  顾四爷用袖子一遍一遍擦拭泪水。

  隆庆帝很想用手中的扇子敲死顾湛,太丢人现眼了!

  他到底宠出个怎样的废物?不,怪物!

  应了难句话,他自己宠出来的宠臣,丢人也要继续下去。

  总不能不管顾湛吧。

  隆庆帝把明黄色龙帕甩到顾湛脸上,低声说道:“不许哭!你眼泪鼻涕都蹭到袖子上了,不嫌脏?一会儿不是说好了,朕带你去镇国公府?你脏兮兮的样子,朕可就反悔了。”

  “呜呜呜。”

  顾四爷帕子盖住大半张脸,“臣不是忍不住吗?臣一准是被悦娘影响了,她虽然没能亲自来,但一定窝在屋里哭呢。”

  隆庆帝无奈说道:“你以为谁都似你一般没出息?!又不是见不到你闺女,你到底哭啥?”

  李氏会哭?

  隆庆帝第一个不信!

  “臣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顾四爷显得很无辜,泪水打湿了帕子,“臣真不知道,不骗您。”

  朝臣:“……”

  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怪!

  朝臣的目光早已经从新人身上移到顾四爷身上,又有隆庆帝在,他们大饱眼福。

  隆庆帝宠爱顾四爷能不能再有底线一点?

  “陛下。”

  陆铮轻声说道:“出阁的时辰过了,臣还得带瑶瑶去镇国公府拜堂。”

  他耗费银子收买顾瑾等人,顺利接走顾瑶就是不想耽搁功夫。

  可是他用银子买回来的时间都耽搁在戏多的岳父身上,陆铮总算明白内伤无力是何滋味了。

  更懂得顾瑶时常挂在嘴边上的话,同岳父一起,你就要做好配角布景板的准备。

  岳父不仅戏多,还特别能吸睛!

  以往陆铮在哪都是焦点,遇见岳父之后,他黯然失色了不少。

  隆庆帝拳头抵着嘴唇咳嗽了几声,开口说道:“朕代顾湛送顾瑶出阁,往嫁之女……”

  “臣背了好久的。”

  “你闭嘴!”

  隆庆帝低声何止,快速说了一遍嫁女赠言。

  公主下嫁都没用得上隆庆帝说这番话。

  得宠的公主才有去御书房磕头的待遇,大多还是隔着御书房的门。

  隆庆帝对女儿真不怎么在意的。

  “您念错了几个字!”顾四爷哽咽道,“若是瑶瑶过得不好,一定是陛下念错的缘故!臣到时候可要找陛下的。”

  隆庆帝:“……”

  过得好不好,如何定义?

  隆庆帝有预感以后自己麻烦少不了。

  他做什么要代替顾湛说这番话?

  明知道顾湛就是一块狗皮膏药,被他粘上了怎么都甩不掉的。

  顾瑶一旦有个过错,或是小夫妻之间起了口角,顾湛能不去烦他?

  “多谢陛下。”

  陆铮轻轻握了握顾瑶的手,两人同时磕头。

  顾瑶特别庆幸古代成亲有盖头,她啥都看不到。

  顾四爷这一顿哭,顾瑶本来感伤的情绪立刻散了不少。

  顾瑾走到顾瑶身边,蹲下身体,“小妹,我送你上花轿。”

  隆庆帝一把拽住顾湛的手腕子,“你给朕老实点,不许动弹。”

  他害怕顾四爷一路追过去,一路哭到镇国公府,那可就丢脸丢到了整个京城。

  如今,起码已在街上凑热闹的百姓看不到顾湛因为嫁女而嚎啕大哭的场面,以后就算百姓听说,也没亲眼目的震撼,毁三观。

  “臣舍不得瑶瑶,终究是不一样了。”

  顾四爷望着顾瑾背着顾瑶出门,“她不再是臣的女儿,成了别人的媳妇,以后……以后臣在遇见危险,瑶瑶不在的话,臣该怎么办?!”

  隆庆帝眉头都快皱成了疙瘩,“原来你是为这事哭?”

  顾四爷抹泪,“臣也救过瑶瑶,臣同她相辅相成,没瑶瑶在,臣不踏实。”

  “朕,朕,朕。”

  隆庆帝连说了几个朕,半晌说不出下一句话,依旧没有松开顾湛。

  顾瑶趴在顾瑾肩头,“三哥。”

  顾瑾唇边挂着微笑,“母亲生下你时候,我是第一个抱起你的人,如今我送你出阁,瑶瑶,无论如何,你都是我妹妹,你回头时,我一定在。”

  顾瑾将顾瑶送上花轿,放下帘子前,轻声说道:“同陆铮好好过日子,他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  顾瑶点点头,盖头一颤一颤,“三哥,谢谢。”

  顾瑾笑道:“走吧,别耽搁拜堂的时辰。”

  顾家仆从撒出九十九筐的铜钱。

  门口聚集的百姓纷纷哄抢,顺口喊着:“天长地久,百年好合。”

  而顾瑶让人震惊的嫁妆早在顾瑶出门前已经抬往镇国公府了。

  因为嫁妆太多,顾瑾估算过距离,决定绕京城大半圈,如此才不至于那边嫁妆进门,这边新娘子还没出门。

  毕竟京城勋贵重臣府邸大多在一起。

  原本顾家距离镇国公府不算太远。

  毕竟顾家以前也是有爵位的,自从顾家一门双侯之后,顾家府邸扩建不少,占据了大半的巷子,仿佛离着镇国公府更近了。

  这场盛世婚礼,不绕行京城,岂不是辜负了一众百姓?

  他们可都翘首以盼,为陆侯爷贺喜。

  同时他们早就听说新娘子嫁妆很多,顾四爷四处’打劫’为顾瑶凑嫁妆,谁都想亲眼数一数啊。

  一台一台的嫁妆在眼前走过,尚未出阁的女孩子同已经成亲的女子,羡慕说道:“做永乐侯女儿太幸福了。”

  而男人们心里只有一句话,同样是娶媳妇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

  娶了永乐侯的女儿,少奋斗多少年?

  就是躺着花都用不了。

  “你们怎么不想想镇国公同陛下出了多少的聘礼?”

  老成的人说道:“顾四爷是个厚道的人,聘礼都放到嫁妆中了,他没有留下一丝一毫。”

  “还是永乐侯疼女儿啊。”